韩大使:美韩未协商部署萨德系统 中国只是假设

韩国比中国更希望中美关系好
材料图:美国萨德反导系统   韩国驻华大使金章洙在上任仅一个多月后,接受了《环球时报》记者的专访,展现了他军人出身的高效作风。从自贸协定、亚投行、萨德反导系统到日本的历史修正主义倾向,金大使回覆了中韩关系涉及到的几乎所有重要问题,没有任何回避。中韩关系对彼此来说,无疑都是最重要的关系之一。尽管牵涉到种种微妙敏感的第三方要素,如朝鲜、美国或者日本,但中韩双边关系一直保持了稳定生长的势头,无论是经贸活动,还是人员往来,都是巨量级别的。金章洙表示,中韩的合作潜力是“无穷无尽”的。金章洙曾临时在韩国军方任职,担任过卢武铉时期的国防部长。在使馆会客室的墙面上,挂着他当年身入神彩视察部队的照片,他是首位军人出身的韩国驻华大使。   中韩合作潜力“无穷无尽”   环球时报:中韩关系目前处于什么样的生长阶段?   金章洙:现在,韩中关系被认为是达到了1992年建交以来的最高水平。两国在首脑间交流、高层交流、经贸合作、人文往来等几乎所有领域的指标,都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尤其是韩中自贸协定即将签署,两国领事协定已经生效,双方人员往来客岁突破1000万人次,都反映出韩中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得到更深入的生长。我作为驻华大使,将进一步巩固韩中首脑在过去两年为两国关系生长打下的基础。我们要的不是纸上谈兵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是具有丰富内涵、有实质性的双边关系。   环球时报:赴京履职之初,您曾说两国关系尚有潜力可挖,具体是指哪些方面?   金章洙:看两国关系首先要看其天然特质,韩中天文相近、文化相通,可以说两国在所有领域的合作潜力都是无穷无尽的。比如外交安全领域,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朝核问题最终处理和半岛和平统一。在这些方面,需要韩中在军事安全及网络领域的密切沟通。中国作为六方会谈主席国,一贯支持半岛统一,相信在这方面两国可以进行更加严密的合作。   在经济领域,韩中自贸协定生效之后,两国经济合作水平将得到大幅提高。韩国成为了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在地区基础设施领域我们也可以扩大两国间的合作。此外在环境、气候、医疗、太阳能、原子能、新城市建设及政府采购等领域,也有必要进一步扩大合作。   依据两国首脑共识,我们在人文交流领域推出了很多举措,但在历史、学术、旅游等人文交流方面,合作的潜力仍然非常巨大。我们还可以共同探索未开发的合作领域,这样就能最大程度上发挥两国合作与交流的潜力。最后针对国际社会上的需求,比如在也门战乱和尼泊尔大地震这样的事件上,韩中也有能力联袂应对,这方面的潜力也待发掘。   环球时报:您首先就提到了两国在军事安全领域合作的潜力,那么据您了解,中韩军事交流目前处于什么样的频率和水平?这种交流是否进入了较为成熟的时期?   金章洙:韩中军方高层互访很频繁,韩国安保室长和中国主管外事工作的国务委员杨洁篪有年度战略对话机制,韩中军区级别的互访和交流也很多。我们两个国家为预防毗邻海域的偶发事件,开设了直通热线。两国国防部也将立时开通热线。   在处理朝核问题方面,六方会谈代表之间的会谈也进行得非常顺利。当然,我们不能说两国在这一领域的交流达到了最高水平,但整体上来看生长非常好。   环球时报:您也提到,中韩自贸协定对于深化两国经济合作意义严重,韩国在未来推进自贸区建设、降实自贸协定方面有无具体计划?   金章洙:韩中自贸协定的签署将进一步提高两国经济合作关系,当然除贸易投资领域之外,还有金融服务等新兴产业领域,这可以进一步提高两国产业的竞争力,也可以提高两国国民的福利水平,这也有助于区域内的和平与稳定。我们鼓励两国企业积极利用自贸协定的条款,为此我们将制作和分发各种材料,举办说明会,提供如何积极利用自贸协定的信息。我们希望中国企业积极在韩投资,希望利用韩国高端品牌的形象开拓中国消费市场。中国企业还可以利用韩国与美国及欧盟签署的自贸协定,获得进入全球市场的更好机遇。   韩中关系和韩美关系不矛盾   环球时报:韩国加入了亚投行,美日却没有,这对韩国而言是不是一个艰难的决策过程?您认为,在与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与美国的军事同盟两者之间,韩国目前是否处于一个两难的位置?   金章洙:现在有人把韩中关系和韩美同盟看做一对“零和”关系,其实两者不是相互矛盾的,我们韩国致力于追求韩美关系和韩中关系的协调生长。所以中美两国保持良好关系,有助于韩中美三国多边、双边及各自的生长。我们加入亚投行的决策过程是,先考虑韩国国家利益,然后考虑亚洲地区合作参与的一系列要素,经过一个决策流程,最终做出决定。韩国作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致力于促使亚投行成为符合国际标准、具有典范意义的国际开发银行。   环球时报:曾有韩国学者提出,韩国比中国更希望中美关系好,您认同吗?   金章洙:中美关系生长越好,对周边国家越好。更重要的是,中美关系好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和需求,也给美国的国家利益带来好处。所以我觉得是中国更希望中美关系好,还是韩国更希望中美好,是个不必要的争论。   环球时报:谈到国家利益和需求,萨德反导系统的部署与否恐怕是交错了相当复杂的地区利益。中国和俄罗斯多次对于美国可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表达了关切和担心。韩国有无考虑如何消除这种担心?   金章洙:韩国型的防御体系不针对导弹的上升阶段,而是中末端防御。韩国政府在萨德问题上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也就是美国在部署萨德系统上没有提出要求,两国也没有就此进行协商。今年4月美国防长卡特访韩,也确认了韩美没有就此协商的立场。所以,在我们没有就萨德问题收到过任何要求,没有过任何商谈或协议的情况下,中国是假设了部署的可能性,然后在这样一种假设的前提下要求我做出回应,我个人觉得非常为难。   我们有必要讨论萨德之所以成为争论焦点的原因在哪儿。那就是朝鲜不断增强核威慑和好转地区形势,朝鲜导致的不稳定局势并不利于中国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为处理这个基础问题,我再次强调韩国有必要和中国进行更严密的沟通。   韩国密切关注“安倍说话”   环球时报: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过去中韩对历史问题保持了基本一致的立场,然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近日访美演讲,似乎并没有受到中韩态度的震动?   金章洙:安倍晋三演讲是美国式的,讲给美国听。韩国、中国及地区周边国家都曾是日本帝国主义的直接受益国,日本领导人近期讲话在没有对历史问题作出反省的情况下,还试图掩盖、歪曲、减轻过去犯下的错误,这些历史修正主义的倾向日益明显,对此韩中两国和国际社会都感到担忧。为了真正处理历史问题,导致这一问题的当事国,也就是日本,首先要承认自己的错误,要对此进行深思,并且对受益国道歉。   韩国政府非常关注安倍在战后70周年说话上将发出什么样的信息。今年还是韩日关系正常化50周年,我们希望日本政府基于正确的历史认识,与韩国及周边国家建立信任关系。我特别希望在历史问题上,日本有识之士拿出良心,站出来发挥积极的作用。   环球时报:如果用一个词描述当前东北亚的局势,您会选择哪个?如果像您所说,日本能直面历史,进行道歉,是否意味着东北亚的重要大国之间有希望呈现一个理想的局面?   金章洙:东北亚局势可以用“亚洲悖论”来概括。这里的重要国家在经济交流上非常热络,但在领土、历史及安全问题上的沟通整体上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现在韩中自贸协定即将签署,这对韩中日三国间自贸协定的签署有推动作用,再加上东盟10+3的一个一揽子框架协议,这些都有助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实现。消除“亚洲悖论”的问题,是我们这些国家面临的一个重要任务。   如你所说,我想只要日本能纠正其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东北亚重要国家的理想局面是可以实现的。(环球时报记者 刘 畅 刘 洋)